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灵农传 第一百三十五章 张地的要求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7:59

灵农传 第一百三十五章 张地的要求

对于这荣誉副堂主的位置,张地是势在必得,除了金堂主是筑基期高手之外,其余的两位副堂主分别是炼气八层和九层,执事们良莠不齐,有炼气期初期的仙师,也有高阶炼体士。

而经过了与郝仁的一场大战后,张地自诩现在的实力对上高阶炼体士不在话下,对上炼气中期的仙师也有一战之力,除非是炼气后期和筑基期修士,他才不怕呢!

当然金丹期和筑基期一般也不会来找他的麻烦,所以张地此时的实力在外门已是dǐng尖了,自然不怕这位唐副堂主以及众位执事,此时不介意稍微露出一diǎn手段,来震慑这些宵小之辈。就算引得金堂主注意,也完全可以推到死去的那位便宜师父身上,就説是师父留下的一些衣钵,毕竟让他来继承荣誉副堂主,没diǎn儿手段也不合情理。

果然张地这番气势一露,那些执事都不吭声了,脸上流露出惊异之色。至于唐副堂主也吃了一惊,一时呐呐无语。

那皮副堂主是个粗鲁之人,见张地气势不凡,大为不悦,反倒戟指一指张地,瞪眼喝道:“好你个张地!你不过是一介炼体士,就算你师是炼气五层的仙师,不过他已兵解,你倒有何本事敢对仙师不敬?还不快赔罪给唐副堂主!”

张地根本就不为所动,淡淡看了他一眼,説道:“先师已传我为荣誉副堂主,皮副堂主你我地位相当,张某所言不过秉承先师遗志。何来不敬?倒是皮副堂主你乃是炼气九层,拿出这么副咄咄逼人之态欺负我这么一个炼体三级的小小炼体士。可是看我先师不在,故意刁难于我么?”

这话説得绵里藏针、diǎn滴不漏。左一个“先师”,右一个“先师”,处处拿死去的郝仁做挡箭牌,若是唐副堂主再刁难他,便似坐实了轻蔑郝仁一脉之罪。

要知道郝仁虽死,可他背后毕竟有一个金丹期长老,虽然大家都知道郝仁收张地做亲传弟子大为蹊跷,之前对张地颇多刁难,不像是诚心诚意收张地为徒。可毕竟郝仁已死无对证。那位郝大通又在闭关中,没有出面表露态度,所以大家听张地这么一説,也都有些担心张地真得了郝仁衣钵,别现在得罪了他,将来被他去郝大通那里告一状,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可要就此让步,两位副堂主一来不甘心,二来也有些丢脸不起。毕竟在众位执事面前,被张地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指着鼻子数落一通,连个屁都不敢放,实在太过怂包了。将来还怎么在灵谷堂内带人?

想到这里,皮唐两位副堂主全都坐不住了,从椅子里一下跳起。一个指着张地怒目喝道:“你你你……你这臭小子胡説八道甚么!”,另一个转身向金堂主告状:“堂主大人。你快説句话呀!岂能任由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在这放肆?”

众位执事一看两位副堂主都被张地激怒了,不由得面面相觑。心下都忐忑不已。

须知两位副堂主都是炼气中期高手,在灵谷堂内把持几十年,而张地不过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修为不过炼体三级,甚至在前不久的后山试炼后,还极为狼狈地逃了出来,那一幕大家记得清清楚楚,现在怎么看怎么像张地脑壳坏掉了,要不然怎么敢同时触怒两位副堂主呢?

于是唰地一下,几十道目光同时投在张地身上,要看他如何应对。

甚至就连那位端坐首位的金堂主,也一言不发,将一双湛湛有神的目光投在张地身上。

张地面对这样的指责,微微一笑,向着金堂主拱手道:“堂主大人,弟子没有二心,只想在本堂作为荣誉副堂主,全力研究灵谷种植,为灵谷堂贡献一份绵薄之力,也好报答仙师的在天之灵。至于成为荣誉副堂主,弟子不为名不为利,只为研究灵谷有所便利而已。”

听到张地提到了研究灵谷,一直负责高阶灵谷培育的金堂主眼中亮光一闪,终于开口道:“好你个张地!没想到你挣这荣誉副堂主之位,竟然是为了研究灵谷种植。好吧!你且説説你的想法,若是有理,本座就将这荣誉副堂主授予你,准许你与你师父郝仁一样的权利。”

“不可!”

“不可!”

“堂主大人你怎能如此!”

……

此言一出,众人大惊,都纷纷劝阻。

而那金堂主却把手一抬,制止了众人劝阻,直将一双湛湛的目光落在张地身上,要看他要怎么説。

“弟子想请堂主大人将我那毁坏的灵田升为三品灵田,再将整个山头布下防御法阵,不准任何人进入,即便是你堂主大人也不行。”张地声音清朗地道。

“放肆!你这是在説什么?三品灵田是你能奢望的么?”

“你脑子坏了吗?竟敢如此跟堂主大人説话?”

皮唐两位副堂主连声呵斥,其余执事人人脸上大惊,看着张地都暗中摇头,心想:“这少年一定是活够了,如此跟堂主大人説话,这不是找死么?”

哪知金堂主并未动怒,反倒眉毛一挑,显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问道:“张地,你可知道,你现在的灵田只是一品灵田,乃是最普通的。你现在要将它升级为三品灵田,再将整个山头都布下防御法阵,也不准我进入,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张地迎着对方的目光,坦然道:“弟子想要种植三品灵谷,而三品灵谷娇嫩至极,须得生长在三品灵田中,且不能被随意打扰,所以才有这样的要求。”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大吃一惊,三品以上灵谷那可是宗门禁物,素来被严加保护,也只有金堂主主持的灵谷内堂中,才有资格种植的,而种植的地diǎn也在青岳山内部,靠近中央主峰的灵气浓郁之地,被严加看管,严防外流。

张地虽然只是要求种植三品灵谷,那毕竟也是宗门禁物,是极为重要的战略物资,想他一个刚刚能种好一品灵谷的小小灵农,仗着成为郝仁的亲传弟子,竟然敢提出这样的要求,难不成是失心疯了么?

于是众人纷纷将惊异的目光投在张地身上,就连那两位副堂主也説不出话来,只顾惊愕地看着张地。未完待续。。

济源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高平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青岛治牛皮癣的专家
张家口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