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花朵静静地开

发布时间:2019-12-04 14:59:58

母亲惊得睁大眼睛,问:“我对你不好吗?”她摇头,但此刻她不能拥抱母亲,她害怕一旦跌进她的怀抱,就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她抱着肩膀,低头说是的。

母亲张了张嘴,还想说,话儿涌到喉舌之间,又被唾液咽了下去,母亲抬起头,悠悠地望着她独自养大的女儿,眼里渗出一种凋零的凄然,轻快的晨风,吹起她额前的一缕白发,使她木木的活像一个木乃伊。

母亲以为女儿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但女儿忽然就抬起头来,以一种无比坚定的口吻说:“妈,我要离开,你不用给我钱,我自己会挣,你也不用找我,我想回来的时候,一定会回来的!”

母亲的心,有些凉,手儿也无端抖起来,她蹲下身子为女儿收拾行李,女儿背过身去。她拿起衣袖嗦嗦地擦眼泪,这么多年,她独自带着她生活,她从降生的那一刻面对的就只有她,小时候,她还眨巴着纯真的眼睛,问关于“爸爸”这个词,等到她真长大了,她却不再问了,代之她看似自虐式的沉默!

但今天又是怎么了,她为什么要离开她呢?

女儿踢踢踏踏地走出门去,母亲望着她的背影,伸出手,想喊,嗓子却被泪水哽住,她依着门框,想自己在爱情里原是这般不易,东逝水,空凋零,都似追风,都似虚空,却留下来这么一个实实在在的女儿!晨风之中,女儿回过头来,望着母亲滴滴答答的泪,绽开了她如花草初萌般的笑容。

女儿迎着慈鉴的阳光朝前走,阳光牛奶一般漾出橘色的温暖,她被这温暖包围,她感觉她走向的是新生,而不是凋零!

孤独的母亲,在那个平凡的早晨,也闻到了一种香气,自太阳初升的方向,向她居住的小屋飘荡,她身居这香氛的阳光,想起了曾经属于她的那些深红粉绿的往事,她把手放在胸间,攒紧了手心,又缓缓地展开,一滴珍珠白的眼泪正好落在她的手心,她一惊,晃了晃眼睛,怎么竟有一朵洁白的莲花盛开在她的手心呢!

她想掂出这眼泪的重量,无奈此去经年,只留下些许残花败柳,苦苦地泅渡,那个男人还不能说是她的丈夫,确切的也只能是情人,但情人你知不知道你有了这么一个女儿了?情人永远也不知道,更或许是不想知道,情人掂量的只是情事,并不知道情事催生人类的诞生,但她为什么要隐瞒呢?

想多了,她自己也会哭,她声泪俱下的样子,让女儿从小就习惯了哭泣。但后来,女儿却捂着耳朵不想听这些了,她对母亲喊出的是,我需要是笑声,哈哈哈,哈哈哈,朗笑,大笑!你知道吗,你这个悲哀的女人!怎么你总是给我带来眼泪呢!为什么,为什么?

她怔怔地望着远去的女儿,又一串不争气的眼泪滴下来,她明白自己这么多年,原是错的呀,错的呀!

女儿背包的样子,像极了五四时期的革命愤青,母亲不知道女儿要寻找什么样的生活,母亲还是有些不放心,但她转念一想,女儿守着她这么一个老太太有什么用呢?年轻人寻找新生活难道有错吗?既然终究要离开,那现在离开又有什么不好呢?

母亲想,我应该放下了,像当初放下男人一样,放下。

母亲转回屋里,在女儿的书桌上,发现了一个蓝封皮的日记本,她打开日记本,读了起来——原来女儿早就明白真相了!女儿在她的日记中,虚构了一个有母亲有父亲的生活,几年来,她每天都会对她“假设中的父亲”诉说母亲的悲观,母亲的愁苦,她讨厌这种生活,但又离不开这种生活,她所做的只有忍耐,忍到16岁,等她长得足够高大,等她变得足够勇敢,等她该离开的时候,她一定要离开母亲!她爱她,但不能原谅她……

母亲想,这多像她隐忍的爱情呀!

……

过了10年,又过了10年,母亲已经白发苍苍,腰身佝偻,但她每天早晨不忘依着门框眺望远方,她希望在那烂漫的红光尽处会有一个少女,蹦跳着朝她走来!

她的眼睛因为经常流泪,终于什么也看不见了,但她仍然依着门框瑟缩地站立着。

终于有一天,一个抱孩子的中年妇女冲着虚掩的房门,喊了一声妈,房门颤了一下,——一个枯柴似的女人萧立在门口,老女人颤颤地伸出手,碰触到另一双手,眼泪从失明的眼里哗哗地流下来……

中年妇女说,她当年走出去,就是为了找寻一个疼人的男人,如今她找到了,也有了一个充满笑声的家庭了,直到她生孩子差点儿死于大出血,她才理解了母亲!生育之恩,感同天地呀!希望母亲能够原谅她!

母亲想,花朵曾经静静地开,隐忍,终至凋零的声音,有谁能够听到?

共 176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16岁出走的女孩,只为找一个疼人的男人。终于找到了,有了一个充满笑声的家庭了,直到生孩子差点儿死于大出血,她才理解了母亲,回家的时候,白发苍苍,腰身佝偻的母亲已经双目失明。生育之恩,感同天地!花朵曾经静静地开,隐忍,终至凋零的声音,有谁能够听到?小说真情感人,读之泫然。【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0-11-04 07:41:40 一个16岁出走的女孩,只为找一个疼人的男人。终于找到了,有了一个充满笑声的家庭了,直到生孩子差点儿死于大出血,她才理解了母亲,回家的时候,白发苍苍,腰身佝偻的母亲已经双目失明。生育之恩,感同天地!花朵曾经静静地开,隐忍,终至凋零的声音,有谁能够听到?小说真情感人,读之泫然。 联系QQ:1071086492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祝新革
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合肥治疗睾丸炎费用
安顺哪家医院癫痫病看的好
解析中医治癫痫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