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修罗帝君 第二百九十章 仇恨萌芽

发布时间:2020-01-17 01:22:17

修罗帝君 第二百九十章 仇恨萌芽

第二百九十章仇恨萌芽

“任凭三殿下做主就是了。”威廉碧狠狠的咬了咬嘴唇,低声道。

台下,玲儿公主身后的黑袍人目中,闪出一道冰冷的寒光,看向三皇子,然后依次看向一直在一边看戏的二皇子和大皇子,微微闭了闭眼睛,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只感到无限的悲哀寥落。这就是朕的儿子!

朕的三个儿子,朕一直致力培养的自己的接班人,罗马帝国未来的君主!朕一直想要他们明白,皇位固然是要竞争,固然需要牺牲,自然会有胜出者,也会有败落者;但无论如何,肉烂了在锅里,你们再怎么惨烈,这个结果也一定是从你们兄弟三个之中选择出来!一个为帝,另外两人辅助之!

所以你们斗,朕从来没有给过任何意见!但,只限于你们三个斗,决计不可牵扯到其他的东西,最起码,你们在面对外人的时候,还是要一致对外。你们始终是一奶同胞的亲生兄弟!血浓于水!但是现在老三为长不尊,以皇子身份欺负宗室子弟,那宗室子弟还是他们三人的小兄弟,如此当众出丑之际。老大老二竟全不理会,在一边看笑话!之前,老二的人在门口出丑的时候,老大老三同样在一边看笑话。

之前,拍卖酒的时候,老大妄顾自己的身份,与一地下江湖帮派帮主李乔明争风竞价,老二老三亦是唯恐天下不乱、推波助澜,巴不得两人将事情直接闹大。

现在老三跳出来出做这等无耻之事,老大老二不但要冷眼旁观,他们身边的那些智囊,一个个若有所思,显然是都在盘算要如何利用这件事情来打击老三。兄弟手足之间,真的要这样吗?

皇帝陛下可以确定,最迟今天晚上,老大老二弹劾老三的奏折就会摆在自己面前的桌案上!至于手里面的内容,更是不用看就会知道!

自己当年,为什么朕与威廉淮皇弟就能够和平相待,兄友弟恭到如今!你们这三个畜生为什么就不能效法一下威廉淮皇弟呢?那威廉碧岂不是象足了威廉淮皇弟当年!

罗马帝国皇帝陛下瞬间又闪过了之前威廉碧满是委屈,却又申诉无门的凄苦样子,心中感慨万端,真正是兄友弟恭吗?如果不是威廉淮皇弟一早放弃了与自己竞逐皇位,我们兄弟两人真正可以兄友弟恭吗?难道真的是天家无亲吗?

皇帝陛下疲惫地叹了口气,突然觉得百无聊赖。平日里奇谋奇出的脑子此刻竟如糨糊一般,浑噩一片。

没意思!真的很没意思!

错非这次心血来潮,想要一睹那个幕后策划的神秘人到底是谁,机缘巧合地来到了这里,自己恐怕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三兄弟之间的势成水火居然到了这等地步!

自己从来都知道他们之间互有心病,并不是很融洽,但三个人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一向都是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和和睦睦,老大稳重,老二机灵,老三憨厚。

自己一向只以为他们不过是“谢家宝树,偶有黄叶,青聪俊骑,小疵难免”而已。现在才知道,自己所看到的,几乎全都是假象,如何是黄叶、如何是小疵?!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也没想到,竟会假到了这般地步!

彼此之间为了些续利益、些许纷争,竟能做到这样的地步!对待外人,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大庭广众之下,不惜冒着大不讳,打着自己的旗号跟人要东西??

这那里是要,根本就是抢,**裸的抢,甚至抢夺之余,还要让被抢夺者感激,感激他的进献引路之情!

相信就算是一个小地方的小县令,也得考虑考虑影响吧?更何况是皇子?竟是如此的不堪!

难道真正是自己教导无方吗?皇帝陛下刻下脸色气得发白,手指头微微颤抖,显然已是怒不可遏。文先生悄悄地伸出一只手,稳稳地扶住了他。

“朕很失望!”皇帝一手扶额,疲惫万分地坐了下来,这数十年来,从未垂下过的高傲头颅,在这个无人认识自己的地方,首次黯然垂下,重重地道:“朕真的很失望!”

“我也明白,您在想什么。”现在人多耳杂。文先生自然不能称呼陛下这两个字。

“不过,素来天家无亲,陛下到也不必太将此事放在心上。为人君者,本就是孤家寡人,略有一二不肖子孙,在所难免,文先生能说到这一步,当真可说已是推心置腹了。

同时不免心中黯然,皇帝从小就极为出色,登上皇位,也是顺利成章!自己的兄弟平等王,由始至终也不曾竞争过什么。尽是一路的退让,皇帝虽然聪明睿智,但比起很多的开国君王的刻毒狠辣,还是欠缺少许。尤其是没有经历过激烈的后宫斗争,对亲情,还是始终抛舍不下的。

如此得到的皇位,固然是幸运的,却也是大不幸的!

这样的皇帝,自然是至为重情重义的,也是各大家族誓死效忠的原因之一,但在某些时候,也是致命弱点。

皇帝也是人,这样的君主在挑选下一任接班人的时候势必会刻意选择最亲厚的继承者,可是,幸运或者会眷顾你,却未必会在眷顾你的儿子,又怎么会再度全无争执的继承皇位!

“朕只是很奇怪,明明他们三个人每个人都有希望,都有机会。但为什么做事都如此的不智?尤其是老三,居然在这等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张嘴要东西,欢道就不怕传出去让天下人耻笑吗?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不怕朕知道吗?”皇帝皱着眉头,低低的声音道。“这个嘛!相信三位皇子也都是考虑过的,三皇子并不是傻子。但现在他考虑的最多的,却也正是您那里。”文先生睿智的一笑。

道:“他反而希望您知道,知道他的孝心,因为只要获得了您的青睐,巩固了自身的位置,至于天下人的耻笑……无所谓,只要您不那么看就好了!”

“若然这批酒献进宫中,若然今日您并没有在这里,会不会很意外?会不会很惊喜?这就是三皇子的真正目的了!至于其他的,没有意义了!”

文先生评论的有些冷酷,却是一针见血:“三皇子献了孝心,您也品尝了美味。至于随后而来的奏折,能起什么作用呢?”“是!不错!不错!就是如此!”皇帝陛下猛然醒悟,看来,自己这个老三儿子,也并不是什么没头脑啊,只不过是做事情太过不择手段,不计后果而已。

这就叫做人算不如天算吗?

“先生,据您现在看来。朕这三个儿子,将来会不会……”皇帝陛下咬了咬牙:“手足相残?”

文先生一怔,欲言又止。自己的这位知交今天怎么,一向睿智的人,今天怎地竟问一些如此幼稚的问题,这个问题,还用说吗?现在都是一副不共戴天的架势了啊!最终当权者,势必会残兄杀弟,排斥异己,这个很难想象吗?可是,这个当口,自己能说得出口吗?

“您不用说了!朕明白了!”无力的挥挥手,皇帝捂着脸,再度缓缓地垂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两根手指,在自己的太阳穴上使劲的揉着。

这是他每逢做出重大决定的时候,之个习惯的动作。

“文先生,贵族堂身后、还有金沙帮的身后,很明显都有一个相当高明的神秘人物在操纵着。而这件事的内幕,朕绝不相信是这三个娃儿就能搞了出来的。杜比亚不可能。林万三不可能,朕那位王弟更不可能!今日出行的目的,就是找出此人!这个人,将京城富户几近一打尽,没打尽的,也势必会因为今日之会而尽数弄得反目成仇!而且,为三位皇子创造了这等与富户接触的机会。”

皇帝陛下豁然抬起头来,眼中冷芒闪闪:“如朕估计无错,现在外边,三位皇子的智囊们,亲卫门,都在和富商的侍从在紧密接触,替主子们约定后会之期,这本是常用的必要手段。”

最好两百坛酒也被提高到了一个恐怖的价格,拍卖会就这般结束了,帝星辰看着威廉碧沉默的离开了千金堂,不过帝星辰并没有多说什么!

孩子的成长,始终要靠他自己的努力。自己今日已经在他的稚嫩心灵里埋下了一颗无法磨灭的种子,又经受过如是的打击,承受了如斯的屈辱,必然会得到真正的成长。无论将来他做什么,现在承受的经历,都将会是他将来最宝贵的财富,惟有经历的多了,才会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真正男儿。世间本没有所谓堕落的感情,唯有被人肆意抛弃之后,才会游戏人生!世间本没有真正野心勃勃之辈,惟有被人压迫得多了,经过对比之后有那种强烈的失落感的人,才会产生将整个世界踏在脚下、惟我独尊的想发,事出必有因,有因才有果。一个人永远不能真正取代另一个人承受他的痛苦。帝星辰欣赏是一回事,但帮助,又是另一回事!

如果连你自己都不能承受自己身上的打击,那么,我是不会帮助你的!死了,也就死了,不能帮助自己的人,灭了,也没有任何可惜,纵然,那人是个好人也不会有例外,毕竟,整个世界上,一天之内死掉的好人实在太多了。

府谷县人民医院
临汾市尧都区眼科医院
沧州正规妇科医院
山东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威海看牛皮癣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