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赏花人 062.无情6.

发布时间:2019-09-26 01:18:31

赏花人 062.无情6.

那道黑影健步如飞,肩上还扛着一样东西,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跟上来,时不时停一下,然后又继续跑。

苏潼跟在后面跑了一段时间就开始喘气,心里估摸着离那些小鬼挺远的了,便喊道:“好了,好了。行了!可以停了!”

那黑影便停住了,转过身,能看出是一个人的形状,宛如是浓墨灌出来的,但是并没有五官,最多脸上有两个颜色浅一点的圆形,大概可以勉强称之为眼睛。

若是有哪位修者站在这里,必定要惊呼一声“怨煞!”然后拔腿就跑。

所谓怨煞,乃是怨灵的最高等阶,人死之后,执念强烈的会化出人形,那些虽然能看见、但实际上并没有形体的东西被称作怨灵,高阶一点的可以化出形体,则被称作怨鬼,而最高阶的便是这怨煞了,不但有形体,而且还生了心智,实力相当于修者中的湮尘阶。

怨灵怨鬼一般可直接在人死后化成,怨煞却不同,它是在吞噬中产生的,因为怨煞数量少到屈指可数,力量又极为强大,因此并不能考定到底需要吞噬多少怨灵怨鬼,才能出现一只怨煞,但可以肯定的是,数量绝对庞大到令人胆战。

提到怨煞,所有修者心里大约都是“凶神恶煞”“可怕至极”的形象,然而苏潼面前的这只怨煞却隐隐有些乖巧,很安静的站住,脸上的两个圆形眨了两下。

苏潼深深吐了好大一口气,才无奈道:“好吧好吧,我知道你已经在等我了,可是我真的追不上你啊,快要累死了……”

黑影立刻上前抱了抱苏潼,模模糊糊不知从身体的哪里发出了“咕咕咕咕”的声音,一边还在苏潼背上轻轻拍了两下,仿佛非常担心。

苏潼道:“好了,痴痴乖,我现在不累了,不用担心。”

痴痴道:“咕咕咕。”

苏潼道:“当然是真的,骗你干嘛?对了,苏泷呢?他去哪里了,怎么没有跟你一起?”

痴痴手舞足蹈,咕咕咕一阵,又弯腰捂住了嘴的部位,仿佛在嘲笑谁,快要笑倒了。

苏潼道:“好了好了,他就是在生我非要离开的闷气嘛,你要不要笑成这个样子?快,东西给我。”

痴痴立刻不笑了,非常严肃地看着她,道:“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能忘记带!给你!

然后把肩上的东西往她面前一送。

苏潼接过来,是把红伞,她道:“好吧好吧,谢谢你特地给我送过来。那我走了哦?”

痴痴登时委屈极了,趴到她身上不肯下来。

苏潼无奈地摸摸它的后脑勺,道:“儿子乖,娘亲真的有事,会尽量早点回来看你们,好吗?”

痴痴委委屈屈地道:“咕咕咕

赏花人  062.无情6.

!”

苏潼道:“好好好,我保证!”

痴痴这才不情不愿地把自己从苏潼身上扒下来,依依不舍的看着她转身离开。

苏潼心里也有点难过,但她到底无法说服自己一直不入世,还是向着前方去了,渐行渐远。

那群少年们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七嘴八舌的表示了自己对苏潼的不信任,并且对于她的不靠谱狠狠谴责了一番,然后百无聊赖地等着她回来。

因为说是这么说,但心里其实还是对她抱着那么一丢丢莫名其妙的信心。

终于,在众人别扭的翘首以盼中,苏潼气喘吁吁的出现了,不待众人开口,她举起手中的红伞道:“看看看,战利品!那只灵兽虽然很难对付,不过我还是打败它了!”

众人立刻忘记了被忽然抛下的不悦,都道:“那这就是你的机缘了?我看看!”

于是这柄红伞在十几个人当中遭到了惨烈围观。

白琉明道:“怎么打不开?不会是坏的吧?”

苏之霄也试了试,果然打不开,他道:“不过很漂亮啊,摸着料子也很舒服,简直就像……”

其他人也摸了摸,顿时和他有了一样的想法。

——简直就像少女的皮肤一样!

“……”这个感觉太诡异了,红伞于是遭到了冷落。

苏潼笑眯眯的接过红伞,伞面光滑,红得像是浸过了鲜血,伞骨则洁白无瑕,宛如白骨。

苏潼道:“摸着怎么样?是不是像人皮?”

众人齐声道:“……不像!”

看他们还嘴硬,苏潼故意道:“万一真的是人皮做的呢?怕不怕?”

“……不怕!”

白琉明道:“你真无聊!”

苏潼道:“还好还好,过奖过奖。走吧,不然小心来不及哦。”

白琉光立刻拍了弟弟一记,道:“不许皮了。”

白琉明立刻表示你也去打苏之霄一下!

大家都不想理他。

苍元山面积极其广大,山中危险无数,因此进入的修者们都按实力分到了不同的区域,普通区、初华区、中雅区和湮尘区,普通区人数最多,都是没有破阶的普通修者,湮尘区则最少。

一行人约莫走了有一个时辰,累得苏潼头晕眼花,终于见到了苍元山众多出口中的一个,不由大是惊讶。

这里是初华区的出口,没想到这群小鬼年纪不大,居然已经是初华阶的修者了。

按理来说,每队入山的人中都会安排一名领队,比如苏潼遇到的这白、苏两队初华区的,必然有两名在初华阶实力强悍的领队,以确保队员周全。

苏潼有心问问他们的领队是哪两个,不过这些小鬼看到出口可都高兴坏了,都忙着欢呼呢,拍着怀里的乾坤囊,叽叽喳喳讨论着彼此的机缘。

苏潼对他们的机缘没什么兴趣,但是她没兴趣,有人却有兴趣让她看。

白琉明笑靥如花地凑过来道:“白潼姐姐你猜猜,我得到了什么机缘?”

苏潼道:“不想猜。”

白琉明热情地道:“不想猜?哈哈我知道你想直接看!来来来,看在咱们都是白家人的份上,而且你之前也给我们看了,我偷偷给你瞅一眼!”说着就去掏怀里的乾坤囊。

不待苏潼阻止,白琉光就已经敲了他一记,道:“你还没认主呢,大庭广众之下拿出来,不想要了?”

苏潼想的也正是这点。

她道:“哦,对了,你们的领队是谁?”

白琉光道:“白家是我。苏家的是之霄。”

苏潼点点头笑了,因为这跟她猜的一样。

等到午时,各家族派来接人的长辈开始在入口处站成一排,等自家的小辈们过来就领着离开的时候,苏潼想起来了什么,终于感觉到了不妙,当下就想跑路。

然而白琉明死死拉着她,道:“白潼姐姐我看见我们家的啦!你跑什么?”

苏潼好想把他一巴掌拍开。

她能不想跑吗?她根本不是正宗白家人啊!

苏潼欲说还休,被生拉硬拽拖了过去……

[君子堂版m.]

漯河治疗白癜风医院
漯河白斑疯医院
漯河白癜病医院
漯河白癜风
漯河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